养日本甲鱼发家致富_两栖专题

杭州市萧山区黄利权甲鱼垂钓场

2005年7月下旬,杭州市萧山区养鳖大户黄利权不断听到一些游客的抱怨,说在他的休闲垂钓场里,过去十分容易钓到的甲鱼,却变得越来越难钓到了,这引起了黄利权和员工的警觉。

黄利权:“后来我想着怪了,这是怎么回事。”

对于一个仅靠休闲垂钓渠道,每年就要销售出2万只甲鱼的黄利权来说,游客很少能钓到甲鱼,他本人赚不到钱,游客的积极性势必将受到严重影响。黄利权对自己的甲鱼心里有数,难道甲鱼死了吗?然而却不见尸首;池塘固若金汤,又不可能跑掉。难道黄利权几个池塘里的甲鱼插翅飞了不成?

直到2005年8月5日那个月黑风高的夜晚,值班保安王吾法的尖叫打破了黄利权的美梦。

保安王吾法:“我值班,我把大门锁上了,锁上了发现这里有声音。”

员工施利军:“我们这个保安就是叫起来了,有人偷甲鱼了,抓贼了。”

几个盗窃甲鱼的人居然有恃无恐,追打起保安来。

保安王吾法:“我应付不了,我就逃了,我逃到后面去叫人了。”

等到众员工赶到,现场已是一片狼藉,黄利权终于找到了之前游客抱怨甲鱼越来越难钓的原因。

员工施利军:“这个甲鱼也扔下了,这个人跑掉了。”

黄利权:“当时的时候,我们发现光是有一包有60多斤装的这个袋子,他有16个袋子。”

几年来,黄利权所在的萧山区湘湖农场,从未发生过甲鱼被盗现象,除了治安状况好之外,甲鱼不值钱也是原因之一。那么,黄利权的甲鱼怎么就被人盯上了呢?

1999年底,黄利权拿出家里的全部积蓄,买下了萧山湘湖农场即将倒闭的简易甲鱼场,那时全国甲鱼市场极不景气,他却从中看到了商机。

黄利权:“食品这东西,尤其是水产的东西,倒的人越多,投资的方向是越大。”

黄利权的父亲黄良根:“市场不好,以后呢,肯定养的人要少了那我们现在上去正是时机。”

2000年,黄利权建起了5000平米的温室大棚养殖甲鱼,温室甲鱼生长速度快,8到10个月就可上市,虽然售价不高,但温室养殖密度大,每平米能养殖30只甲鱼。等到年底,十几万只甲鱼需要陆续出手的时候,黄利权上了杭州农都市场,摊主们没见过这样直接拉着几千公斤甲鱼闯市场的愣头青,就联合压价。

黄利权:“他们全部在串联的,肯定不会让你这么大的市场,我们花了五六万块钱这个门面,不可能会让你一个人不花钱的,到我这里来,只收你一毛钱的摊位费,这肯定是不够的。”

那么怎样拉拢一个可靠的商户呢?黄利权开始学着别人的样子,邀请农都市场上一些甲鱼销售大户到自己的养殖场看货取货,售后付款。在走马灯一般频繁来抓甲鱼的销售商中,董连凤开始进入黄利权的视线。

董连凤:“他这边抓起来假如是1万斤的,我们那边卖掉不可能1万斤的,因为甲鱼会拉小便,那不可能1万斤的,那这个少的这个分量是看不到的,是无形的,那无形的话,这个就是靠我们良心做的,我可以你少100斤,我也可以说你少50斤。”

批发市场上,甲鱼会随着上市量的多少价格忽高忽低,2001年初的一天,黄利权听说,董连凤当天从他这里赊走的甲鱼倒手就多赚了1万多元,心里突然不平衡了。

黄利权:“当时卖给他19元钱一斤,利润也可以的,也可观的,也是我谈好的价格卖给他的,后来我打了一个电话给他,我说小董呀你这个甲鱼你今天赚得不少,我养了一年,你一个小时就赚了一万多元,我6000斤甲鱼养了一年还赚不一万元。”

第二天,董连凤就登门给黄利权送回来5000元钱,这5000元钱也把他们绑在了一起。

黄利权:“第二天,她捧了5000元钱给我,像这种这样的客户,我从来没碰到过。”

董连凤:“我们应该合作的话,他找我这个搭档他也不会找错。”

黄利权随后就给了董连凤10万元的股份,只和她一个人合作。从2002年起,他们利用六七月份甲鱼小苗大量投放,别人的甲鱼大多销售完毕的时机,等到九月赚季节性差价。

董连凤:“那5月份,6月份,正好是这个季节是人家不结婚,吃的人也不是很多,所以说这段时间价格应该说最低的时候,按我们自己的推测估计,今年8月半到9月份,价格应该说会是蛮高。”

黄利权:“我已经暂养三年时间了,几乎在这段时间,每一年增长的利润就是在五六十万元以上。”

虽然有了销售渠道,黄利权又扩大了温室面积,但是,由于甲鱼行业不景气,投入的几百万元本钱很难迅速赚回来。2002年,在当地鳖苗经纪人陈根传的帮助下,他引进了中华鳖日本品系。

高级工程师赵春光:“日本中华鳖,我们国家,从1997年开始引进的,到现在呢,量还不是太多,主要集中在浙江。总的产量达到1万吨左右,我们国家总的15.6万吨产量,它占到十几分之一,所以这个甲鱼现在在推广当中,还在发展当中,所以它的价格非常高。”

一公斤中华鳖日本品系可以卖到一两百元甚至更高,利益诱惑着黄利权迅速花20多万元买了1200只母甲鱼做种,并成功地孵化出3万多尾小甲鱼苗。这是出壳后刚刚24小时的活蹦乱跳的小苗,比一般鳖都别要健壮得多,这种鳖必须在外塘养殖,才能产生更好的效益,正因为这样,当黄利权迫不及待地把这样的3万尾小苗投放到了外塘的时候,竟失算了。因为,他惊奇地发现了一个十分可疑的现象。

黄利权:“我养下去以后呢,发现什么一个原因呢,特别是那个小苗,刚放下去的前几天,引来了很大,一大片的白鸟。”

看到一个个小鸟俯冲向池塘,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在黄利权的心头,小鳖苗吃的饲料越来越少,黄利权感觉坏事了。

黄利权:“甲鱼要到旁边来休息的,它很容易吸引这个白鸟,我在旁边注意观察,它这个鸟,嘴里面都衔着一个一个小苗。”

黄利权的感觉没错,短短几天工夫,他的3万只活泼可爱的小鳖苗竟然全军覆没。

黄利权:“它这个白鸟,还可以把这个小苗吃的剩下了还要藏,像冰糖葫芦那个在树干上面一个一个都串起来了。”

黄利权的妻子汪永平:“损失大了,三万只甲鱼,我们现在甲鱼苗都要四五块一个了,损失很大的。”

在养鳖专家赵春光的帮助下,黄利权在跌倒的地方又爬了起来,他靠工厂化培育鳖苗和苗种,半年后把健康的苗种转移到外塘进行生态养殖并获得了成功。

黄利权:“日本甲鱼这个特征你看,它下面有5块到6块大的黑斑,是吧,这两块黑斑,特别是最明显的这个三角形,这个三角形,它这个底板相当漂亮,它这个裙边,一般的甲鱼这个裙边没有这么大,没有这么大。”

记者:“它不咬你脚吗?”

工人:“咬不到。”

黄利权:“他们是专业的,专业的工人。”

记者:“那再专业也是肉长的呀?”

黄利权:“也是肉长的,他拿住这里。假如说游客来的话,我们跟他讲,抓这个甲鱼的后半部,要么这样抓,随便你搞,它360度都会旋转过来的,你看。一口咬住了,马上放到水里面,连手带下去放在水里面。”

记者:“一会儿就松开了?”

黄利权:“一会儿就松开了。”

2003年7月,一帮日本客人到黄利权的养鳖场玩,在池塘垂钓并消费了几千元甲鱼。

黄利权妻子汪永平:“日本人很喜欢吃日本甲鱼的,而是喜欢吃那个母的,他们说母的营养好一点,我们在自己这个国内市场上销,都是公的。”

这启发了黄利权通过休闲垂钓甲鱼的方式来销售的思路,钓鱼不稀罕,专钓中华鳖日本品系在当地是独一份。他的养殖场在杭州郊区,生意就好做多了。

游客1:“感觉不一样,自己钓的鱼自己吃起来舒服。”

游客2:“钓到跟野生差不多一样的,价格的甲鱼,是不是,感觉就不一样了。”

钓来的甲鱼每公斤120元,城里人还是乐此不疲。

黄利权:“一般最多钓甲鱼一天能够钓到200多只,将近300来只,四五百斤左右。”

从2003年黄利权开辟了垂钓甲鱼项目开始,一直到今天都比较红火。他还别出心裁让游客参与用新鲜鲢鱼来喂甲鱼。

游客3:“这么活的鱼给甲鱼吃,很放心,感觉到很好。”

即使20%的没受精的甲鱼蛋,也被黄利权通过游客自己参与挖蛋的形式给推销了出去。

游客4:“应该比鸟蛋还要小吧,不知道怎么孵化那个甲鱼的。”

黄利权:“像这个鱼塘的话,我们放2000种甲鱼的话,每天可以产到2000多个蛋。”

记者:“像这样一个蛋卖给游客多少钱?”

黄利权:“像现在卖这个蛋的话,我们卖给游客3.5元钱一个。”

同样重量的鳖,黄利权的要比别人的贵4倍,难怪被人盯上了。当2005年8月发生一些商品日本甲鱼被盗后,黄利权迅速检查了种甲鱼池,情况非常糟糕。

黄利权:“本来我们一天产的蛋,一个鱼池里面产1000多粒一天,后来它这个甲鱼突然饲料这个新鲜鱼喂下去它不吃了,它这个蛋也明显减少了。”

员工施利军:“那个池的围墙的旁边去检查了一下,就有人踩过的脚印很多,墙上有那个梯子,放过的痕迹也看得出的。”

1000多只种甲鱼价值在20多万元,因为涉案金额较大,黄利权随即向当地派出所报了案。

萧山公安分局闻堰派出所警官李国强:“他有1000多只母鳖被盗,价值20多万元,应该来说是比较大的,在我们这里,在我们闻堰辖区价值这么大的案子还是比较少的。”

当地警方在将近一年的时间里,反复排查,于2006年6月下旬,将三名犯罪嫌疑人抓获归案。

萧山公安分局闻堰派出所警官李国强:“抓获了三名犯罪嫌疑人,通过审查,交代了这个价值20多万元的这个刑事案子。”

被盗事件过后,黄利权对养鳖卖鳖更精心了,记者7月上旬采访时,他的5000多只种鳖卖苗工作已经扫尾,仅卖苗一项他就净赚了100多万元。

黄利权:“今年,光是这个苗,我们就可以赚到100多万。一只种甲鱼,最少产50个蛋的话,就有250元钱。”

高级工程师赵春光:“他的产品已经是品牌化了,那么他通过怎么宣传出去呢,他就通过休闲渔业,大家都通过参观休闲以后,了解他的产品,再卖到很高的价钱,所以他现在的经济效益,别人走向低谷了,他的效益反而更好。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